首页 >> 发现甘州 >>旅游资源 >> ag客户端苹果手机版下载|注册
详细内容

ag客户端苹果手机版下载|注册

即使在世界范围内,似乎也很难找到某一条交通孔道,如河西走廊那样,沉积了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遗存。其中佛教文化的遗迹,尤其灿烂辉煌。西域佛教的雕塑与建筑艺术、曾经强盛一时的早已消失的民族,将独特的印记深刻在许多石窟和佛寺之上,瑰丽又神奇,呈现与内地佛寺异样的色彩。

张掖的大佛寺,就是这样的名刹。是河西走廊上保存十分完好的佛教文化遗存。

凡是天下的名刹,无不独特。或是建筑,或出高僧,或存文物,或有传说。张掖大佛寺,几乎一切皆备。它的出名,可以说是实至名归。

大佛寺位于张掖市中心广场的东侧,位置十分显敞。早晨不到八点,寺院门口就有许多人排队买票。这里的时差比东部沿海地区要迟将近二小时,而大佛寺又是坐东面西,当走进大佛寺山门时,太阳还不高,一座宽广的大殿投下巨大的阴影,整个殿宇暗淡无光。走近一看,才觉得是真正的古建筑。大殿为宫廷式建筑,上下二层,高约二十米,殿宽九间,进深五间,平面呈长方形,门窗、梁柱、栏杆,彩绘斑驳,历经岁月的沧桑,庄严稳重。原来,这就是大佛寺的主体建筑——大佛殿。一层檐下,悬匾“无上正觉”四字。二层檐下,悬匾曰“功德须弥”。

大殿中,泥塑释迦牟尼佛涅盘的情景。佛侧身而卧,面西背东,头北足南,长35米,宽7.5米,金妆彩绘。佛面贴金,头枕莲花,双眼半闭,嘴唇微启,安然而卧,正如门口楹联上联所书“睡佛长睡睡千年长睡不醒”。卧佛首足塑大梵天、帝释主像各一尊。背后为十大弟子举哀像。大殿南北两侧塑十八罗汉群像。据介绍,大佛寺的卧佛是国内最大的卧佛,脚趾上也能坐七八个人。

张掖大佛寺始建于西夏崇宁永安元年(1098)。此寺的始建,与一个神秘的传说有关:西夏国师嵬咩一日敛神静坐,忽闻天际传来美妙的梵乐,于是起身寻觅佛曲从何而来。他循至土台之侧,发觉梵乐更加清晰,便掘地丈余,看到金砖垒成的佛龛,中有古佛涅盘像。嵬咩遂发愿建造佛寺,在迦叶如来寺的旧址上,历时五年,建成规模宏伟的卧佛寺。然在如何塑造尺寸巨大的卧佛像时,嵬咩曾冥思苦索而不知从何措手。最后梦中得到神的启示,先用木头制作骨架,外面涂泥作肌肤,很快就塑成巨型的卧佛像。

这个似乎匪夷所思的传说,其实藏着佛教东传的密码。为什么嵬咩得到涅盘佛像,而不是佛祖说法像?为什么发现古佛像在张掖,而不在敦煌,也不在武威?这些疑问,张掖的文史学家已经大致破译了。原来,佛教涅盘宗的创始人昙无谶法师初来北凉时,曾住锡张掖迦叶如来寺。六百余年后,西夏嵬咩国师在此寺的遗址上掘得古涅盘佛像,乃是北凉沮渠牧健永和元年至七年(433-439)的遗物,是为纪念昙无谶法师遭难,并弘扬大乘涅盘学而制造的。不久,北魏拓跋焘灭佛,迦叶如来寺的僧人埋佛像于地下(见张正科《大佛寺史探》,甘肃人民出版社,2004年)。

我以为以上说法大体可以信从。大佛寺的释迦牟尼佛涅盘像,与昙无谶法师的涅盘学有因缘。据《出三藏记集》卷八凉州释道朗《大涅盘经序》说,昙无谶中印度人,婆罗门种,先至敦煌,停留数年。沮渠蒙逊为河西王,信奉佛教,开定西夏,于晋义熙八年(412),由张掖迁姑臧(今武威)。大概也在此时,昙无谶法师带着《大涅盘经》,从敦煌来到姑臧。玄始十年(421)十月二十三日,昙无谶法师应蒙逊之请,译完《大涅盘经》三十六卷。

31c4000484395dacc0cc.jpg

关于昙无谶法师在北凉的行踪,《高僧传·昙无谶传》说初在姑臧,张掖文史专家说先在张掖。年代久远,难知千年之前的真相。昙无谶法师来自西域,先至敦煌,再经河西走廊东来,张掖、姑臧都是必经之地。停留张掖,再至姑臧,也合乎情理。无论昙无谶法师是否住锡迦叶如来寺,都不是很重要。重要的是昙无谶法师对当时张掖的佛教影响无可怀疑。《高僧传·昙无谶传》说:昙无谶与沮渠蒙逊初始在姑臧,有张掖沙门道进,欲从谶受菩萨戒,于定中见释迦文佛与诸大士授己戒法,同止者十余人。凉土沙门道朗,求为道进法弟,从进受戒者千有余人。可见张掖僧人道进、道朗等授菩萨戒,得之于昙无谶法师的传授。张掖迦叶如来寺的古涅盘佛像,可能是昙无谶法师被蒙逊杀害后,道进等为纪念谶所作;也可能是昙无谶法师由西域带来,送给道进。拓跋焘灭佛,道进等将佛涅盘像埋在迦叶如来寺的地下。

以上尽管都是猜测,但当我们惊叹巨大的卧佛时,如果能理解西夏嵬咩始建大佛寺,与北凉昙无谶法师译出的《大涅盘经》有渊源关系,那真正算是不虚此行。张掖,是佛教从西域东来的重要驿站。大佛寺,是佛教传至东土的硕果之一,历来是弘扬大乘佛教涅盘宗的重镇。

嵬咩始建大佛寺,是佛祖的意志,神工的绝技。卧佛背后,靠着大殿后墙有一架斜斜的梯子。由此而上,可以看到大佛的背部,背上有门,进去便到了大佛殿肚内。我们很想登梯,看看佛肚究竟能容几许。听人说,曾经有个女人进过佛肚。可是,梯子边上“观者止步”的牌子,止住了我们的脚步。


大佛寺的国宝,除大佛之外,还有不少。令人叹为观止的是金书《大般若经》。明正统六年(1441),钦差镇守甘肃等处总兵太监王贵集书画高手,以泥金书写六百卷《大般若经》,用了名贵的绀青纸,优美工整的楷书,金光闪耀。每卷卷首画一幅曼荼罗画,用细如发丝的金丝,画出说法的佛祖,两边的菩萨、罗汉、诸天护法。线条细密,虽人物多至百数,无不眉目清晰,精美绝伦,真是稀世之珍。天下的古寺名刹,或者藏有国宝,或者建筑独特,或者在佛教史上占有一定地位,才能誉满中华。大佛寺就是这样的寺庙。独冠中华的卧佛,与涅盘宗深有渊源,金书《大般若经》,是天下独绝的书画珍品。它是河西走廊首屈一指的古刹,见证了四五世纪时佛教东传的艰难历程。

作者简介:龚斌教授(1947——),上海崇明人。1974年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。1981年南京大学中文系研究生毕业。现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,中国陶渊明研究学会(筹)会长。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及中国文化的研究和教学工作,尤其在中古文学及中古社会文化领域的研究用力最勤。已出版的学术着作有《陶渊明集校笺》《陶渊明传论》《世说新语校释》《世说新语索解》《青楼文化与中国文学研究》《中国人的休闲》《慧远法师传》《鸠摩罗什传》《南兰陵萧氏家族文化史稿》《回望前尘》等十余种。与他人合着的有《中国古代文学事典》《中国古代散文三百篇》《中国古代诗词曲词典》《秦淮文学志》等。

编辑:张小虎
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